Citoyenne Juliette

我同您说过,当心可爱的政治家。

【塔列朗的邪教CP】袖珍画像

(谜之CP,OOC以及时间线混乱)

他本不应该这么做。

在没有人看得见的地方,他收藏了一幅袖珍画像,线条流畅,着色均匀。
他总是沐浴在人们厌弃与畏惧的复杂眼神中,用心倾听着所有人的窃窃私语。他抛弃一切,他出卖一切。他不在乎王朝、共和国、督政府、帝国——以及它们所有的统治者们,只要价钱合适,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加上自己的手腕与脑筋,去争取,去背叛。
在他走过的时候,人群自觉地为他避让开道路,他知道他们心中的仇恨在疯狂地抽芽,又被死死掩埋在泥土之下,像是在阁楼上藏了一具童尸。但他能够用政客灵敏的鼻子闻嗅出尸体腐烂的气息。他是向灿烂阳光展露笑容的葵花花盘,却总是同阴影打着交道。

保存异国政治家的画像,这显然不是他的风格。

他摊开信纸,告诉自己这次他依然会胜利,他会活到最后,他绝不会倒下,他——前教士、贵族、革命者、政府高官——依然在政坛上放射出不息的光亮。然而他还是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与征服欲,它们几乎要冲破笔尖的束缚,顺着流畅优美的语句到奥尔良公爵的耳边低语蛊惑。他叹了口气,从衣袋里找出了那条细长的银链子,银链末端拴着吊坠,他轻车熟路地打开它。

在这里了。

上帝,祈求您——虽然他早已与罗马教会决裂,他把冰冷的画像压在嘴唇上,默默祈祷着什么。他们说他不爱任何人,他们说他不会爱,他们错了。
他专注地亲吻着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人(至少在他看来如此),他在亲吻希望,他在亲吻绝望,更确切些——亲吻死亡。
在他跨过那片海域之后,在他把这幅画像藏进项链之后,他就学会去品尝死亡的滋味。他爱他胜过爱拿破仑,他爱他胜过爱福克斯,总是如此。
门打开了,奥尔良公爵的使者站在烛火映出的光明中,那个可怜人自然不会以为他在爱,不会以为他要把对某位夫人小姐的绮思藏在袖珍画里。使者只是在等待,等待著名的夏尔·莫里斯·塔列朗-佩里戈尔先生,等待他为公爵带去一顶王冠。

(其实邪教也挺好吃的(*/ω\*))

评论(2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