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oyenne Juliette

我同您说过,当心可爱的政治家。

【下雪贺文】巴黎的雪

“您应该去做个政治家,一个外交官,再见,匈牙利驻法大使——弗朗茨·冯·李斯特阁下。”

今年巴黎没有再带来连绵不断的阴郁与雨水,这儿下雪了,空气寒冷而格外清新。我们的弗里德里克·肖邦先生,正在给那位声名远扬的美人儿卡莱吉斯夫人授课。
他叹了口气,压抑住自己肺部的疼痛。在音符与琴键的间隙里,他瞟了一眼窗外的景色,巴黎的雪,和诺昂的雪不同,后者细细密密地落在篱笆和树丛上,窃窃私语着,满足地铺开柔软的白色地毯,他挽着奥罗尔——更准确地说,是奥罗尔撑着他,他们缓缓地从树林间走过,乡间雪景总能让他得到安宁。
巴黎的雪要沉重得多,这是落在革命者和青年法国(jeune France)头上的雪,冷得让他直打寒颤。卡莱吉斯夫人优雅地起身向他道谢,他同样礼节性地接受,她离开了,他孤单地坐在窗边,开始清点准备寄回波兰的书。
“一本巴黎史,送给路德维卡。”
“一本《保尔和维吉妮(Paul et Virginia)》,送给小路德卡。”
“还有……”
他背后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一本《论如何搞到情人并让他们为你死心塌地(L'art de faire les amants,et de les conserver ensuite)》,送给李斯特先生。”
“弗朗茨。”他转过身去,看见了那个棘手的匈牙利人,挂着引诱般的微笑,手里拿着一本小册子。
“你好呀,弗里克,”李斯特用纤长的手指翻开书页,说道,“关于这本书,它是从什么地方飞上了波兰花朵的书桌,方便解释一下吗?”
又来了,匈牙利人。
他感到头疼。
“如果您愿意知道——我刚来巴黎的时候,1831年,这些小册子只要一个苏就能买到三四本。”
“《巴黎大主教与杜巴莉公爵夫人秘史(L'archévêque de Paris avec Mme la Duchesse du Barry)》,真刺激。”
别了,匈牙利人。
他下定决心,在李斯特翻遍他这里所有街头小册子之前,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肖邦紧了紧了他的大衣,向李斯特微微颔首:
“弗朗茨,我想我必须出去一趟。”
“多感受清新空气,我的朋友,不过要当心你的身体。”李斯特不由分说地挽着他——撑着他,“来吧,我和你一块儿出去。”
在肖邦反应过来之前,他们就迈出了门。
“对了,弗里德里克,你出去做什么?”
“赏雪。”

雪渐渐大了,肖邦很快就为他的决定而后悔,巴黎的雪已经够糟糕了,何况身边还有一个喋喋不休的匈牙利人。
冰凉的雪水滴落在他的衣服上,喋喋不休的匈牙利人终于住了嘴,伸出手帮他掸掉。
“弗里德里克,我真的无法想象你会有这种书,你难道还需要学习如何绑住情人的心吗?我想你完全……”
“好吧,好吧,”他踮起脚,凑到李斯特的衣领边闻了闻,“向我解释,你身上为什么会有卡莱吉斯夫人的香水味?”
“我跟她早就分手了。”
“李斯特先生,回答我的问题。”
“天真冷,”李斯特稍微弯下腰,用他的手包住了情人略显纤小的手,“弗里克,我们回房间。”
“弗朗茨。”
他忍不住咳嗽,寒风和飘雪足以要了他的命,李斯特准备拉他离开,然而他依旧站在原地。
弗朗茨俯下身亲吻他,对方的嘴唇依然滚烫,与漫天风雪毫无关系,他可以感受到弗朗茨血液中流动的激情、疯狂与生命力——
那是他永远无法得到的。

(短小的下雪贺文,本来说好的甜文画风突变……关于那些书名,都是真的,肖肖还在信里吐槽“这些垃圾一个苏就能买三四本”,不过,他为什么这么清楚小黄本的行情,这就只有李老师知道了x)

@座头鲸

评论(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