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oyenne Juliette

我同您说过,当心可爱的政治家。

【整理第二弹】总结一点有毒的互怼与地图炮

(总结一点有毒的互怼与地图炮)

(一)
西塞罗 《论共和国》 :
“高卢人认为通过播种耕种收获玉米是可耻的,所以他们派出军队去抢别人的粮食。”

(二)
休谟 《谈民族性》 :
“南方的才智之士好像南瓜,南瓜通常都较好,但最好的也不过是淡而无味的瓜菜;而北方的天才却像西瓜,五十个西瓜中难得有一个好的,然而如果是个好的,其味必定极佳。”

“南方地区的人民则更喜欢谈情说爱、更喜欢女人。”

【南方人已经报警了(。)】
【南瓜和西瓜有什么错……】

“然而我们这个岛国【指英国】不论在事业上或是在学术上却产生了许多伟大的人物,他们并不逊于希腊或意大利所夸耀的人物。”

“英国人这样食肥鲜、饮烈酒的人民按理应比别的国家那些半饥饿的老百姓更为勇敢。”

【下面有请反方辩手卢梭先生发言】

(三)
卢梭 《爱弥儿》 :

“……酷嗜肉类的人一般都比其他的人残酷和凶暴……英国人的野蛮,是人人皆知的;而高卢人则相反,他们是人类当中最温和的人。”

“我知道,英国人对他们的仁慈和民族的良好天性是竭力吹嘘的,他们说他们是‘脾气很好的人’,但是,他们枉自拚命地叫喊一阵,谁也不附和他们这种说法的。”

【最妙的是卢梭还在这里加了个注释进行吐槽:“本书的英译者之一,删去了我在这里所说的一番轻蔑的话。”】

(四)
左拉 《娜娜》 :
“不要这样骂普鲁士人!……他们同别人一样,而且他们不像你们法国人老缠住女人不放……”

(五)
狄更斯《双城记》 :
“她总不肯学习这种‘鬼话【Nonsense,指法语】’。”

(六)
【最佳自黑奖,颁给伟大的恩格斯先生】
恩格斯 《从巴黎到伯尔尼》 :
“人们的爱好是各不相同的,我们德国的同胞更喜欢农家姑娘,这也许是对的。我们尊敬健壮的女养畜人的那种龙骑兵式的步伐,特别是她们的拳头;我们给予围在她们结实的腰部的那些翠绿和火红的方格纹衣服以应有的评价;我们尊重那些从她们的颈子一直拖到脚跟的无可非议的平面,它使她们从后面看上去就象一块发着五颜六色的花布的木板!”

【批判继承本国哲学家系列】

恩格斯《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 :
“由此可见,现在我们已经离开费尔巴哈多么远了。他那赞美新的爱的宗教的‘最美丽的篇章’现在已经不值一读了。”

“因此,对己以合理的自我节制,对人以爱(又是爱!),这就是费尔巴哈的道德的基本准则。”

“可是爱啊——!真的,在费尔巴哈那里,爱随时随地都是一个创造奇迹的神,可以帮助克服实际生活中的一切困难——而且这是在一个分裂为利益直接对立的阶级的社会里。这样一来,他的哲学中的最后一点革命性也消失了,留下的只是一个老调子:彼此相爱吧!不分性别、不分等级地互相拥抱吧!——大家都陶醉在和解中了!”

【恩导师:整天就知道爱爱爱,爱来爱去是没有出路的!】
【最后一段建议历史同人迷妹们牢记在心(。)】

(七)
萧伯纳 《皮格马利翁》 :
“我教过一些美国女百万富翁……她们就像一块块大木头。”
【改编成音乐剧以后就更厉害了:“法国人,法国人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敢干,不过至少他们法语【不是Nonsense么……】还讲得不错。”】

(八)
汉密尔顿《联邦党人文集》 :
“大家都知道,英国人憎恶法国人,他们支持所喜爱的领袖的野心,或者勿宁说是他的贪婪,把战争扩大到正确政策所规定的范围之外,而且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违反了朝廷的本见。”【其实这段已经很温和了,真的,推荐去欣赏一下AH的其他怼人日常】

【有朋友说想看我的书单,我就把书目都列在引文前面了,以上其实都是经过历史检验的好书(x),欢迎大家去吸。】

评论(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