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oyenne Juliette

我同您说过,当心可爱的政治家。

【杂谈】关于唐朝诗人们的琐思琐想180217

御花敲可爱(手动艾特 司马君实)!!!

《王维诗选》:

我……这几天从各种途径收集了一堆史料……


攒一攒可以分享出来了(。


变相读书笔记吧……大概。



长安春时,盛于游赏。苏頲应制诗云:“飞埃结红雾,游盖飘青云。”玄宗览之嘉赏,遂以御花亲插頲巾上。


(选自《唐语林》卷二·文学)



可以说是很喜欢这个将御花插在头巾上了!!



李白名播海内,玄宗见其神气高朗,轩然霞举,上不觉忘万乘之尊,与之如知友焉。尝制《胡无人》云:“太白入月敌可摧。”及禄山犯阙,时太白犯月,皆谓之不凡耳。


(选自《唐语林》卷二·文学)



喜欢“太白犯月”这四个字!!他就适合酒与月呀。



韩文公与孟东野友善。韩公文至高,孟长于五言,时号“孟诗韩笔。”……又柳柳州宗元、李尚书翱、皇甫郎中、冯詹事定、祭酒杨公,李公皆以高文为诸生所宗,而韩、柳、皇甫、权公皆以引接后学为务。……又元和以来,词翰兼奇者,有柳柳州宗元、刘尚书禹锡及杨公。刘、杨二人,词翰之外,别精篇什。又张司业籍善歌行,李贺能为新乐府,当时言歌篇者,宗此二人。李相国程、王仆射起、白少傅居易兄弟、张舍人仲素为场中词赋之最,言程试者宗此五人。伯仲以史学继业。藏书最多者,苏少常景凤、堂弟尚书涤,诸家无比,而皆以清望为后来所重。景凤登第,与堂兄特并时,世以为美。


(选自《唐语林》卷二·文学)



我太喜欢这段了呜哇!!!让人看到中唐那个时代,一样是群星闪耀熠熠生辉,一个时期有那样一群人的风华。



韦应物立性高洁,鲜食寡欲,所居焚香扫地而坐。其为诗,驰骤建安已还,各得其风韵。


(选自《唐语林》卷二·文学)



所以他笔下的诗自成清灵傲骨。



元和已后,文笔学奇于韩愈,学涩于樊宗师。歌行则学流荡于张籍,诗章则学矫激于孟郊,学浅切于白居易,学淫靡于元稹,俱名元和体。大抵天宝之风尚党,大历之风尚浮,贞元之风尚荡,元和之风尚怪也。


(选自《唐语林》卷二·文学)



“淫靡”此处意思应为文章辞藻华丽哈哈哈 ,元和之风尚怪也是有点意思(。



李贺以歌诗谒韩愈,愈时为国子博士分司,送客归,极困。门人呈卷,解带,旋读之。首篇《雁门太守行》云:“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却缓带,命迎之。


(选自《唐语林》卷三·赏誉)



翻译一下:长吉带着自己的作品拜访韩愈老师,韩愈老师接待客人非常的累,本来是一边更衣一边漫不经心地读长吉的作品,看了第一行,震惊。衣服已经顾不上,赶紧喊人把人拦回来。


不管是“极困”“解带旋读”或者“却缓带,命迎之。”都有点可爱啊hhh


韩愈老师对长吉应当是相当看好的,之前还看过说他亲自给长吉束发来着_(:з」∠)_



韩愈好奇,尝与客登华山绝顶,度不可下返,发狂恸哭,为遗书。华阴令百计取之,乃下。


(选自《唐语林》卷四·栖逸)



这是真的吗!!好奇在这里应为嗜好奇异的事物(文言文做多了看到双音节词下意识就想是不是古今异义x),但是这个登华山而不得下山竟然有一丝可爱……



王缙多与人作碑志。有送润笔者,误致王右丞院。右丞曰:“大作家在那边!”


(选自《唐语林》卷五·补遗)



这个话说得很现代诶23333不知道是否真实,但是摩诘也太可爱了吧!!顺手 @大唐一枝花 



李白开元中谒宰相,封一板,上题曰:“海上钓鳌客李白。”宰相问曰:“先生临沧海,钓巨鳌,以何物为钩线?”白曰:“风波逸其情,乾坤纵其志,以虹霓为线,明月为钩。”又曰:“何物为饵?”白曰:“以天下无义气丈夫为饵。”宰相竦然。


(选自《唐语林》卷五·补遗)



我觉得我已经说了一路的可爱了,但这句“风波逸其情,乾坤纵其志,以虹霓为线,明月为钩。”真是一等一的李白,一等一的傲气与豪气。


***


分享一块糖(。




***



这个是真的很有感触啊,最近读《柳河东集》,愈来愈觉子厚之机警深峭,才华出众,更是感叹幸有这么多诗文得以流传。再一想这都亏梦得的功劳,更觉动容。梦得所作的序中,寥寥数行写尽了子厚一生,忍不住揣测他当时是怎样写下这些,会不会写几个字就怀想当年的过往?那些冷静客观的笔触背后,激荡的会不会是被反复压抑下的心绪?最后看得“禹锡执书以泣”六字,真的太难过了qaq


***


家里有本《刘禹锡传》,笔法非常的……小说,自行感受。



本来是很虐的,但是莫名就很想笑……


元微之:悼念我就悼念我能不说血统


柳子厚:正统唐朝三大家之一遭到排斥


留行:子厚内心:(非常难过.jpg)


***


今天偶然看到梦得的《祭韩吏部文》,其中有一段:



“昔遇夫子,聪明勇奋。常操利刃,开我混沌。子长在笔,予长在论。持矛举楯,卒不能困。时惟子厚,窜言其间。赞词愉愉,固非颜颜。磅磷上下,羲农以还。会于有极,服之无言。”



“时惟子厚,窜言其间。赞词愉愉,固非颜颜。”在网上找了下这句翻译,大概意思就是梦得和韩愈老师一夹枪带棒(?)辩论起来,子厚就会立马出来称赞一下这个,再夸一夸那个,而且都是真心的绝不和稀泥。不得不说这段话太有画面感了哈哈哈哈,他们三个都好可爱啊ww


***


很早之前的琐思琐想里曾经提过一次微之的那首著名的宝塔诗《茶》,今天看到乐天也有一首宝塔诗《诗》:


                     诗。 


               绮美,瑰奇。 


             明月夜,落花时。 


           能助欢乐,亦伤别离。 


         调清金石怨,吟苦鬼神悲。 


       天下只应我爱,世间惟有君知。 


     自从都尉别苏句,便到司空送白辞。


“天下只应我爱,世间惟有君知。”简直想到元白和诗中的“唯我知君此夜心”。


最后就以元白作结吧~


Fin.


后记:有那么多66是因为我本来想找66的史料,结果没想到牵扯出一大堆………………(。


也是很有意思了。

评论(2)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