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oyenne Juliette

我同您说过,当心可爱的政治家。

【无授权翻译】安灼拉漫游奇境记 (Enjolras in Wonderland)

作者:Bearit

AO3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78495

简介:

安灼拉看见了一只长得像罗伯斯比尔的小白兔,跟着它来到了一个逻辑混乱的世界。

毫无顾忌地讽刺了十八世纪末期的政治人物,是的,《悲惨世界》的历史背景不是法国大革命,也没有推翻路易十六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内容,别担心,本文承认这一点。

正文:

在公白飞的建议下,安灼拉答应了母亲的邀请,在复活节的时候回去和家人见面。公白飞说,远离城市会对他的身体有好处,因为他最近一直在废寝忘食地工作,如果面对其他人,安灼拉一定会毅然拒绝,但这是公白飞,安灼拉相信公白飞的判断。

聚会既无聊又嘈杂,从安灼拉上一次见到他的表亲开始,他们就在不断地制造着孩子,尖叫声、推搡、跺脚喧闹响彻四周,在他的头顶上响起,在他的脚下响起,在他的卧室门口响起,甚至在他的心底回响着,令他心乱如麻。

安灼拉抓起外套,他都没有和父亲说一声,就走到父母庄园的树林里,准备散散心。

世界宁静了,他没有去赞美鸟儿的啁啾与春日微风中温柔颤动的树叶,那是勃鲁维尔的工作,但至少他已经不再头疼了,可以安静一会儿。

就在这时,他猛然瞥见了一个穿红马甲佩着怀表的男人,对方正从他面前一掠而过。

安灼拉感到诧异,令人惊奇的是,安灼拉曾经在书籍的画像里见过这个男人的面容,但不可能,如果真的是他,他也应该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年纪和安灼拉的祖父差不多。

但是,没错。

“罗伯斯比尔。”安灼拉难以置信地低语了一声,他紧跟着对方。

没过多久,罗伯斯比尔就消失在了一个洞口。安灼拉从未在树林里见过这个洞穴,也许罗伯斯比尔从刽子手那里逃脱了,这里就是他的藏身之处,这还是不能解释他仍旧保持年轻的原因,但无论如何,安灼拉知道,只要他继续尾随对方,他也许能和罗伯斯比尔见上一面,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安灼拉小心翼翼地踏入了洞穴,罗伯斯比尔肯定会对这里的风吹草动保持警惕,这就是他刚才行色匆匆的原因。也许他正被那些政敌追赶着,他们为了避免名声扫地,伪造了罗伯斯比尔的死讯。

洞里很黑,他向洞穴深处走了一步,轻声呼唤着罗伯斯比尔的名字,正当他的身子没入阴影中时,他一脚踩空,跌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黑暗很快就被蓝白红的光辉所取代,安灼拉看见了大革命时期的景象,看见了法兰西历代国王与王后的肖像,看见了法国公民们生存、斗争,然后死亡。

最终,砰的一声,安灼拉着陆了,他发现这里一无所有,除了一张摆着咖啡与饼干的桌子,还有一扇小门,狭小得只能容下一只猫通过。

安灼拉低下头,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也许在找罗伯斯比尔?”

安灼拉回头:“弗里伊?”不过对方没有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弯下腰来。”

依旧一无所获,事实上,这里的地板平整到连孔隙和斜坡都没有。

弗里伊叹着气:“在门上。”

安灼拉跪下来,看向那扇小门,直到他在门把手上看见了他朋友的脸:

“弗里伊,你怎么了?”

但是弗里伊没有理睬他的疑问:“你在找罗伯斯比尔?”

“是的,当然了,不过你这是怎么了?”

“他在这里,不过你太大了,过不去。”

“但你为什么是个门把手?”

“你又为什么不是个门把手?”

这下安灼拉无言以对了。

弗里伊又叹了一口气:“看,你太大了,过不了这扇门,你必须缩小一点。如果你真的想见罗伯斯比尔,桌子上有提示。”

弗里伊,尽管他现在是个门把手,他依然是除了公白飞之外安灼拉第二信任的人(虽然他现在看着很奇怪,但他已经成了门把手,安灼拉也不好责备他什么),他看向桌面,咖啡杯下压着一张纸条,上面简简单单地写着“喝我”,而餐盘里的饼干堆上也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吃我”,中间摆着一把钥匙。安灼拉拿着钥匙,决定先尝一口咖啡。

很幸运,咖啡把他的身躯缩小了,弗里伊不禁称赞他的先见之明,起码他在喝咖啡之前先拿了这把钥匙。

在开门的时候,安灼拉感谢了弗里伊的帮助,接着他通过了这扇小门。

他正准备问问弗里伊该怎么变回人类,但是门已经无影无踪。安灼拉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森林之中,这时他看见罗伯斯比尔正飞快地跑了过去,他连忙奋力追赶。

然后,罗伯斯比尔又一次忽然消失了。

(TBC)

译者注:作者长弧,授权书什么的从长计议,侵删。本文作者脑洞是个天坑,本文灵魂译者也有病。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