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oyenne Juliette

我同您说过,当心可爱的政治家。

【授翻】虚幻(Irréel)

作者:FievreAlgide

AO3链接: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0797

这是今天留下的印象,只能用一个词语形容:不真实(unreal)。

就像我小时候撕破了自己的漂亮衣服时,我痛不欲生地想着:与其面对回家见母亲所带来的耻辱,倒还不如就此逃亡。当我藏身荒郊野外,我在寂静中思考这幕无比凄凉的悲剧,这真是一个悲剧式的世界,我承认,就是它让我今天在此摇头与微笑——如果今天不再是今天。

今天已无欢笑,因为当我睁开眼时,那些童真的幻想都不复存在,它们在某日早已凋零,而我也随之而逝,唯有这具躯壳仍旧存在——它尚未消亡。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日出。太阳用它的光辉嘲讽着我,追逐着夜晚的影子,在折返时……我再次听见了他的声音,他最后的话语萦绕在我的耳畔。

“他是否……”

显然,他开不了口,这句话只能噎在他的喉咙里。我无言以对,只能凝视着他,凝视着我朋友紧张不安的双眼。我希望,哦,我多希望我能说出一些安抚性的柔和语句,好让他不再被我们都恐惧着的那个答案纠缠,然而,我什么都没说,于是他变得越来越焦躁,我们的周围不再安静——不像现在——穿过枪支的轰鸣、火焰和尖叫声,警钟的声音使我们狂躁不安,它向我们反复宣告着情况的紧急。

我记得我看见他弯腰拥抱了其他人,我听见他的低声耳语……我理解他,因为他很快就再也见不到我们了,他眼眶微湿,用手枪顶着自己的脑袋:

“圣茹斯特,我的朋友(Saint-Just,mon ami)……”

他把一只颤抖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他的手掌温暖了我冰冷的身体,我还记得那份温暖,我还能感受到它。

“我会在那里等待着你。”

也许这是事实。

我知道他的意思,尽管我不希望他这么做,我也无法阻止,也许我不想……也许我根本什么都不想去阻止。

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勒巴(Le Bas)……”

但他的眼睛已经无法看见我嘴唇的蠕动了,他再也看不见了。

而我也许能阻止一切,我可以做到,我的手枪将带来我所长期渴求的宁静,我确信那种宁静感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上了,但我不愿意在死前最后看到的是巴黎市政厅(Hôtel de Ville)的天花板,还有我朋友失去生命的双眼与流血的尸体。我不忍去看这一幕,或是不忍去记住它。

我知道我再次闭上了眼睛,仰望,或是假装仰望着布莱朗郡(Blérancourt)上空的蓝天,回到了我过去那段躺在草地上的时光,那时我梦想着白云,梦想着未来……我的未来。

我的手指能帮助我感受这种无知觉的解脱,但我还来不及喘口气,我的枪就掉了下去,我睁开眼,看见了那个本不应该在我身边哀叹、承受与呼吸的人。

“马克西米利安(Maximilien)……?”

哦,我多希望我从没有把手枪掉在地上。

(FIN)

原作者是个超棒的法革太太,要考据有考据要甜有甜要肉有肉要往死里虐就往死里虐,每一篇都超好吃……给我翻全毁了x。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