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oyenne Juliette

我同您说过,当心可爱的政治家。

【授权翻译】壁垒(The Fortress)

壁垒(The Fortress)
作者:primeideal
分级:G(General Audiences)
AO3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69003?show_comments=true#comments
简介:
在学者苏伊达斯的雕像下学习,这带给郭文和答案一样多的疑问。(一篇根据已面世文学作品所上溯想象的衍生文章(prequel,fix-it fic),与原作可能有部分重叠。)
注释:
前几个月,我们在Tumblr上阅读并分析《九三年》,到了第二次左右的时候,我发现了存在于雨果描述“《圣巴托洛缪阐释的福音书(Gospel of Saint Bartholomew)》”的方式中的某些细节使得“撕书(Massacre)”章节显得更舒缓一些。这即为我的研究结果。
非常感谢shirley-keeldar的校对!:)
正文:
“写得不错,郭文。”西穆尔登微笑着把作业递了回去,在郭文的错误词句旁边已经写上了一些标注。但从总体看来,他的翻译还是非常精准的。
“继续努力,你甚至有望超过苏伊达斯(Suidas)[注1],看这儿。”他示意墙上的一尊半身雕像,那位学者的大理石面庞正俯瞰着他们二人,他的头发披散脑后,锐利的目光充满好奇地投向拉图格(La Tourgue)的图书馆,他曾经生存于世。
郭文脸红了:“我不行。”
“不要妄下断言!”
“哦,我要学习更多的法语,只要是你觉得适合我的东西,不论是什么我都会接受!”郭文把作业纸放到一边,“但古希腊语可不行,尽管苏伊达斯挺鼓舞人心,但他并不是一位非常出色的辩才。而且我根本没有可以练习希腊语的搭档。”
“是中世纪希腊语,而不是古希腊。你必须承担学习过快的代价,我得给你一个新的挑战。”西穆尔登飞快地说了句郭文没有听清的话,接着这么说道。
“还来?”
“荷兰语,你还没有学习过荷兰语,不是吗?只要你掌握了德语和英语,这就易如反掌——”
“我改主意啦。教教我古——抱歉,中古——希腊语里的‘苏伊达斯的鼻子蠢透了’该怎么说。”
西穆尔登转瞬之间就把译文报了出来,然后他盯着那尊雕塑:“我倒觉得雕得很合理。”
“对于七百年前的人们来说?也许吧。”
“我们不知道苏伊达斯究竟长什么样,也不知道他的生平,我们甚至不知道他是否存在过,我们一无所知。”
郭文眨了眨眼:“那这雕像究竟是谁呢?”
“我怀疑是某些有名望的主顾,你的朗德纳克(Lantenac)或者郭文家族的先祖,他们其中的一位雇雕刻工人把自己雕刻成一位学者。你们的面容有某种血缘上的相似,不觉得吗?”
“我吗?才没有。”
“那么,就是你的父亲。”
郭文再次打量起这尊雕像,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西穆尔登感到有些悔恨——也许这并不公平,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孩子的面前,提及他的父亲,对于一个对于父亲记忆寥寥的孩子来说尤为不公。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不公正,他知道,虑及其他的家族早已在天灾人祸的蹂躏下四分五裂,他们的血脉溯源比郭文家族更为稀薄难寻。但他们都是相同的……
“或许是你。”他很快改口了,“你长大后就该是这模样。”
“我可不会长成这副尊容。”
“好吧,你的未来有着更多选择。”
郭文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接着用一种面临挑战的样子面对着他,就像在等待对方把自己打倒。但他反而再次望向雕塑:“但他肯定曾经存在过。我是说,苏伊达斯。他不是写了本书吗?”
“据我所知,确实如此。”
“你又没见过。”
“我曾经见过它在某些可信的文献中被提及。”
“我可以读吗?”
“也许可以,只要你学会希腊语。”
一声长叹。“那意大利语呢?”
“意大利语很有用。”
“叔祖认为英语才有用。”
“英语也有用,你为什么要提意大利语?”
“我也不清楚,你说过你有一些关于建筑学的书,是用意大利语写的……”
“我没有。”
“可你知道在哪里能找到它们。”
“大概是这样吧。”
郭文撅起嘴,翻了翻完成的作业:“那,如果我们不知道他是谁,你也没有读过他的书,你甚至都不知道他是否存在——”
“我从来没有这么说过。”
“你暗示了。”
“看来你的辩论术也掌握得不错,也许要进行下一门课程了,几何学。”
郭文瑟瑟发抖:“他写了些什么?”
“没有原稿存世,但他的书十分重要,因为它引用了其他的典籍——甚至是更为古老的佚文。它提供了部分遗失的著作片断,即使它们大多已经不复存在。不论书的作者是谁,他一定通晓文学史,且阅历丰富。他为未来提供了很好的帮助。”
“或者是她。”
“你又来了?”
“你说你不知道作者是什么人,所以作者有可能是‘他’,也有可能是‘她’,不是吗?”
“不可能是女人。”
“为什么?”
“在十世纪的拜占庭,女人不可能撰写百科全书。”
“真的吗?”
“我是这么认为的。”
“那苏伊达斯就是个男孩的名字啦?”
“我甚至都不觉得它是一个人名。”看着郭文惊讶的表情,西穆尔登觉得有必要对自己的疑虑作出解释:“也就是说,我觉得这可能是评论者的谬误。可能并不是‘苏伊达斯所作(by Suidas)’,还有可能是索乌达(Souda)——含有壁垒,要塞的意思。”
“嘿。”郭文目光闪烁,再一次看向那尊塑像,又把视线紧锁在他的导师身上:“你是在哪里读到这些的?”
“和其他学者的信件中,通信提供了一种和外界思想保持联系的良好方式。尽管可能是和某些地方……它们离这里……非常遥远。”
“我学希腊语又不仅仅是为了写信。”
“你可以尝试其他的语言。事实上,如果你学了荷兰语……”
“嗯?”
“你就可以写信给我在出版社的某位朋友写信。有一次他给我寄来了一封非常有趣的信,你可以自己读一读。”
“信里都说了什么?”
“你想不想自己去读?”
“我知道你很想把信的内容告诉我。”
西穆尔登笑了:“不错,他告诉我,在阿姆斯特丹,书籍的贸易量非常可观,他最近还出售了一份《圣巴托洛缪阐释的福音书》。”
郭文看了看房间角落里镀金封面的对开本:“可是叔祖说我们的书是孤本!”
“他太想当然了,不是吗?你的叔祖父……也许相信他的图书馆非常特殊。但是,在你我生活的法兰西一隅之外,书籍的贸易正如火如荼。许许多多的书本被印刷出版,书籍的数量比俄罗斯的《阿波斯托尔(Apostol)》[注2]还要多。我是这么想的——”
“先生,我没在学俄语啊!”
“……俄语的字母表是从希腊语传来的。”
“可是连你也不懂俄语。”
“这是两个人需要一起面对的,激励我们的挑战,毫无疑问你很快就会超越我的水准。”
“阿姆斯特丹?”郭文再次脸红了。
“还有荷兰语。”
“也许下一次……你可以教给我一种我能讲的语言,而不仅仅是把动词组合起来。然后,等我长大,我就可以去阿姆斯特丹,讲这种语言。然后阅览所有的那些书籍。”
西穆尔登露出了微笑:“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去,在将来的某一天。”
作者注:
关于苏伊达斯的名字所产生的疑问,参照维基百科,不论是西穆尔登,还是他的同代人,应该都对此有所了解。我并不确定,但我正在追根溯源。
译者注:
[注1]:(以下内容翻译自维基百科关于该百科全书及作者的条目,链接:https://en.m.wikipedia.org/wiki/Suda)
苏达(Suda)或索乌达(Souda),是一本十世纪古地中海世界的拜占庭百科全书巨著,原认为本书由名为苏伊达斯(Suidas)的作者所撰。该书是一本希腊文百科词典,有30000个条目,众多条目的古籍来源已不可考,部分条目来源于中古时期的基督教编者。书名词源可能来自拜占庭希腊语的词汇索乌达(Souda),意为“壁垒”或“要塞”。由于尤斯塔修斯(Eustathius)将作者与书名混淆,将此书标题误写为苏伊达斯(Suidas)。
[注2]:《阿波斯托尔(Apostol)》:又译《使徒书》,可指在俄国印刷的第一本书(详见http://web-static.nypl.org/exhibitions/russia/events/printing.html),在宗教典籍中,它包含保罗的诗体书信和圣经的部分内容。在《九三年》第三部《在旺代》第三卷《圣巴托洛缪大屠杀》第五章原文中有所提及:“这一切使得该书闻名遐迩,其稀有罕见的程度几乎和莫斯科的《阿波斯托尔》相同。(De tout cela,il résultait un exemplaire illustre,presque aussi rare que l'Apostol de Moscou.)”

(感谢宝石对于译文的校对)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