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oyenne Juliette

我同您说过,当心可爱的政治家。

【授翻】堕落的时光(Degenerate Days)

(感谢罗兰兰的beta,@无谓臧否)

翻译:(E-C)

堕落的时光

(Degenerate Days)

作者:Germinal

AO3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79055/chapters/1466710

分级:Explicit

简介:

灵感来源:“在某个平行时空,安灼拉是一场失败革命的领袖,被带到了国王/亲王/皇帝/管他是什么,统治者格朗泰尔的面前。”

第三章

格朗泰尔并不觉得他做得很离谱,仅仅是恰到好处罢了。安灼拉冰冷的外壳令人满意地被击碎了,他大理石的面颊被泪水润湿,但眼中燃烧的烈火却未减弱分毫。

出于胜利者的大度,格朗泰尔取出了塞住囚犯嘴的破布,但他很快就后悔了,因为安灼拉仅仅猛吸了一口气,就开始滔滔不绝地发出谴责。他的声音逐渐拔高,丝毫不带忏悔或是羞耻,反而充满了始终如一的自持与冷漠的警惕。但格朗泰尔很快习惯了这一切。

“你竟敢这样?别谈论我的朋友和我的战友们。你怎么能理解这些你做不到的事情?你怎么敢妄议这些你根本不了解的事情——关于友谊,关于牺牲,关于团结——”
“我想把你的嘴再堵起来,”格朗泰尔露出了一抹使安灼拉恼火的温和微笑,“真是令人忍无可忍。”

他弯下腰把酒瓶从监牢的地上拿起来,扬起眉毛,试探性地把瓶口凑到囚徒的下唇上。安灼拉陷入了沉默,即使还在抵抗,他还是令人欣喜地张开了嘴唇。他一边舔舐着唇瓣,一边任凭格朗泰尔倾斜酒瓶,向他的口腔注满酒液。

酒——如果不是这几天,至少也是这几个小时——成为了润湿他嘴唇的唯一液体,他的眼睛紧闭,默默吞咽着。洒落的酒滴顺着他的唇角流下,被苍白的肌肤映衬出了如血的暗红。格朗泰尔靠得更近,乘机用舌头舔净了那些洒落的液滴。他的动作换来了安灼拉身体压抑的轻颤,这也许是厌恶的抽搐,也许是更隐秘的情感表露。

格朗泰尔认为,安灼拉是那些有趣的小把戏中的一员,专一而残忍地追求着自己的理想,文明的政治理想使他们充满野性,为了自由之名可以付出一切代价。他是美德与狂热的结合体。比起维斯塔的贞女,他更有可能成为巴克斯的女侍,会在被抑制的冲击下谋求解放。格朗泰尔觉得自己更愿意让安灼拉保留这种毫不温驯的野性,如果他能学会住嘴——最好是学会约束自己。

他往回退了一步,继续仔细端详囚犯的面容,格朗泰尔一边和他说话,一边温柔地为安灼拉拨开他眼前缠结脏污的金发卷。他心中涌起了一种奇怪的冲动,他期待脱下枷锁的安灼拉被完全清理干净,穿着精致的华服,像政妓一样打扮得妩媚诱人,他在这幅画面中沉浸了一会儿。

“你没有体验过世俗的乐趣,那么,就没有什么事物把你与真实世界相连接吗?这是不是你选择在最无趣的反叛中浪费青春美貌的原因?”

他伸手支起了安灼拉的下巴,以防止对方不屑地转过头去:“你的革命生涯也许是一种对才华的浪费。为什么不把你的活力与激情投入到别处去,去追求一个能够减少无意义牺牲的目标?”

“我的追求,”安灼拉答道,“是为了自由与正义,为了反抗暴政与压迫。”

格朗泰尔恼怒地后退几步,不耐烦地打断了他。

“你难道觉得这就是我所能做到的一切?看看我这段时间所表现的克制,如果你会这么做的话——我发现你很美,我可以动用王权逼迫你为我赤裸地趴在王座的扶手上,每日如此,我每次看到你,我都想——强占你这张对我如此鄙夷的嘴,强占你的身体,迫使你为我分开双腿再上到你拼命哭叫为止。”

安灼拉盯着地面,他的呼吸浅而急促:“你想做就做吧,反正我已经不在乎肉体上的侮辱了。”

格朗泰尔叹了口气:“没有什么比征服更愚蠢的了,真正的荣耀来自于说服。说服我吧,这样,你就可以断言我什么也不能。”

格朗泰尔看着安灼拉难以置信的蓝眼睛:“我发现我自己对你着了迷,我想要把你的错误告诉你——这么做我就能了解你。阐明你的理念,你的幻想,让我了解你。”

安灼拉盯着他,接着他的目光投向自己被铐住的双手。
“这样不行,”他说,他的口气却是命令式的,“把锁链摘下,让我们平等交谈。”

评论(9)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