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oyenne Juliette

我同您说过,当心可爱的政治家。

【授权翻译】献祭(Devotions)

(翻译了一篇很短小的高能。大家情人节快乐☆)

献祭(Devotions)

作者:Germinal

分级:M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51914?show_comments=true#comments

简介:

灵感来源:“安灼拉一边想着圣茹斯特与/或罗伯斯比尔,一边发泄欲望。”内容基本上与此相同。

正文:

等待着沉睡的那一刻,他的手指已经沾满墨水,经历了花在演讲,图纸与宣传册上的,疲倦的,荣耀的,至关重要的时光,安灼拉任凭自己的手抚上身体。

他狭小而杂乱的房间寂静又阴暗,为一截残烛所照亮。烛光恰好照亮了他书桌上方挂着的圣茹斯特的画像,安灼拉能够在他这张唯一的床上看清它,此时他的手抚摸着自己,发丝松散而凌乱。

肖像显得整洁而优美,丰润而诱人的嘴唇,摄人心魄的眼神以及光亮乌黑的鬈发,当然,比起外貌更吸引安灼拉的,是圣茹斯特在革命中的地位,他推动——或迫使革命进行——不知疲倦,永不恐惧,克己而纯洁,是进步与启蒙的奠基人,而为了它们安灼拉可以付出一切,对于它们他将会无私奉献。

安灼拉张开双腿,阖上了眼睛,圣茹斯特的形象依旧残留在他眼前的黑暗中。

这是难得的沉溺,不仅仅是过度工作的结果,而是他长久渴望的体现。他舔舐着自己分开的双唇,将两根手指伸进口中濡湿,毫不克制地吮吸舔弄它们,他另一只手加快了速度,抚弄着自己的下体。

他幻想对方亲吻着自己的双唇,幻想着圣茹斯特索取他时的势在必得,幻想着自己表现革命者责任时的激情与狂热。他确信如此,他的手指攫取并掠夺自己赤裸的肌肤,指尖在发间纠缠着,他毫不羞耻地把腿分得更开,放任自己幻想着圣茹斯特对此的允许。

他要怎么做才能向这样一个人,证明自己忠于革命呢?在这一刻,他任凭被唾液润湿的手指探入自己体内,抓紧了自己,烛火摇晃着渐渐熄灭时,他发泄了出来,死死咬住嘴唇,窒息般地嘶喊出了他所崇敬的名字。

在少有的献祭完成后,他睁开眼,眼皮沉重,他叹息一声。这种陌生的空虚感持续了一会儿,最终疲倦席卷了他的全身。

安灼拉日思夜想的,除了胜利与美德之外,别无他物。

评论(1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