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oyenne Juliette

我同您说过,当心可爱的政治家。

【授权翻译】为你谱写(爱的)歌曲(Write you a (love) song)

为你谱写(爱的)歌曲
(Write you a (love) song)
作者:Prosodiical
分级:General Audiences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02917
简介:
这也许是你今晚弹奏的第三首他所作的练习曲。
正文:
这也许是你今晚弹奏的第三首他所作的练习曲。越过半满的酒杯,他用慵懒倦怠的眼睛注视着你,你弹完一曲后转身对着他,向他张开手臂。“足够了吗,肖邦?”
他露出微笑。你伸手取来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实际上,如果没有醉酒后的大胆放纵,你无法面对那样的笑容。“听你弹奏,我永远都不会厌倦,”他告诉你,吐字谨慎清晰。也许他也喝了太多的酒。
你叹息一声。他正坐在写字台边,椅子正对着钢琴,忘记了你之前刚刚开了头的书信。“你写完信了吗?”你问,好奇地站起来走向他。他重新动笔写信,而你越过他的肩头注视着信件,最后几行比平时的字迹潦草些,然后你抓起笔,加上一行关于他的谦逊(或是孤傲)的描述,接着签了名。毫无疑问希勒会注意到你字里行间的醉意。他,远比酒精更让你迷醉。
“就是这样,”他呢喃着,接着说:“你愿意为我弹上一曲吗?”
“我已经弹了一整晚,”你说,做了一个糟糕的决定,你挽住了他的手臂,把他拉到钢琴前。“如果你如此迷恋我在你曲中显示的技艺,我就教你怎么弹。”他任凭你把他按在长凳上,你的手搁在他的双肩上,当你蹙眉时,他给了你一个愉悦的笑容。
你曾看过他弹琴,当然了。他的碰触太过纤弱;他用他的手腕和灵巧的手指弹奏。你检查他的坐姿,心不在焉地把手放在他的背上以调整姿势。他按照命令坐直身子,然后问,“那我应该弹什么呢?”
他不熟悉你的作品,因为他认为它们没有创造性,因为弗里德里克·肖邦只欣赏他能够按照自己方式弹奏的乐曲。你偶尔为此感到愤怒不满,但你把他的评价堵了回去,至少,你还有令所有人人赞叹的演奏技艺。你说,“来首你的练习曲?我们或许在一天之内已经弹完了一个系列。”
他笑了。你意识到自己的手依旧放在他的腰背上,随着动作颤抖起来,你很快收回了手。“我不知道今晚还有没有时间。”他向你瞥了一眼,把手指放在琴键上,开始弹第一首曲子的开头。
他的弹奏已经近似于你的风格,但你嘟囔着,“手臂放松点,”然后抬起他的手肘,在他弹琴时压低他的手腕。他对于踏板的运用比你更熟练;否则他对你的模仿可谓是完美。当他用你的方式即兴演奏结尾时,朝你歪歪头,接着他移高了两个八度,同时在琴凳上移出了空位。
其中的邀请之意不言而喻,于是你转身坐在了琴凳上,手肘轻擦在一起。他仍在像你一样弹奏;你也放松了姿态,当你开始弹的时候,用的是肖邦柔和的演奏方式。
你以前和他一同弹奏过,尽管总是在不同的钢琴上,轮流奏出美妙的乐句。现在,他肩头的轻掠,他手腕的拂动,很快让你有了反应。你们在一起创作出了某种既不属于他,也不属于你的东西。他回到了平时的演奏风格,沉浸在乐曲中,而你不由自主地看着他,隔着点距离,心花怒放。
他以一个余音绕梁的轻柔和弦结尾。他的脸上写满疑惑,像是要开口说话,然而他又想了想,舌头舔过唇瓣。闪烁的月光透过窗帘,照在他的脸上,你可以发誓,他的眼睛是蓝色的。
注:
-肖邦的第一组练习曲献给了李斯特。
-他们真的一起写过一封信,尽管两个人可能都有点醉意朦胧。
-据说肖邦能够惟妙惟肖地模仿李斯特。而李斯特自己对其的模仿,因一则不知真假的故事而著称,当肖邦在钢琴前坐下时,他命人吹灭烛火;一曲终了,人们点亮灯光,发现坐在那里的其实是李斯特,实际上他们已经交换了位置,但是无人察觉。
-不知为何,李斯特曾两次写到肖邦的眼睛是蓝色的。但是无人认可他的观点。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