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oyenne Juliette

我同您说过,当心可爱的政治家。

【无授权翻译】玛丽布朗(Malíbran)

玛丽布朗(Malíbran)
作者:AsadMinQamar
分级:Teen And Up Audiences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75435
简介:李斯特和肖邦一起欣赏歌剧,而肖邦已经忍无可忍,因为李斯特丝毫不体谅他的感受。
注:
小肖邦(Chopinetto)=肖邦的昵称,“小肖邦”。取笑他的身高(5'7ish)。
费利克斯(Felix)=费利克斯·门德尔松,常常与李斯特或肖邦一起去观赏歌剧。
玛丽布朗(Malibran)=著名的歌剧演员,令李斯特为之着迷,而肖邦则对意大利歌剧极为喜爱。
正文:
“听她的歌声,”弗朗茨低声说道,“完美的颤音,声调,口型,其中蕴藏的激情……她的表演真是美妙绝伦!”
除却钢琴家的絮絮低语,剧院里只回荡着那位歌剧名伶优美饱满的歌声,玛丽布朗。
弗里德里克咽回了一声深深的,几乎是不满的叹息,在座位上挪了挪。
“人们也许会觉得,像你这样的一位作曲家对剧作的贡献更大一些,”他抱怨道,皱着眉头撅了撅嘴,“你对这位女士的迷恋可一点都不惹人喜爱,弗朗茨。”
“别这么荒唐,”弗朗茨责备他,“演出本身就是歌剧的一半,如果还不足够,对于剧作,你能想象一场演出只是坐在钢琴前动动手指吗?这可真荒谬。”
独唱结束了,当玛丽布朗带着意大利式的神秘魅力,走到舞台中央时,弗朗茨在欢呼声中差点站起来。弗里德里克,自然,还坐在座位上,因为,“作曲家是剧作的心脏,其他人只是表演者罢了。”
中场休息时间很短,只有十五分钟,但已经足够让弗朗茨取来两杯酒,他试着帮弗里德里克排遣心中的不快之情,尽管这样其实于事无补。
“你应该把费利克斯带过来。他也非常迷恋那位女士。”年长些的钢琴家从杯中啜饮了一口,放下酒杯,忽而又端详起座椅扶手上的花纹和身旁的钢琴家。“我担保你们会享受一场友好的比赛,看看谁能第一个成为她的入幕之宾——”
“别说得那么下流,”弗朗茨打断了他的话,轻轻拍了拍弗里德里克的手,“你知道费利克斯不会喜欢这样的。”
事实上弗朗茨很感激自己频繁的自嘲,特别是,这种玩笑能逗引出他性情阴郁的朋友的一缕微笑。
“而且除此之外,”他继续说,指尖轻柔地拂过弗里德里克的手,滑上有力苍白的手腕,“我把你带到这里来,是因为我想让你嫉妒,小肖邦(Chopinetto)。”
弗里德里克没有甩开他的手,但他同时也没有允许弗朗茨让他俩的手指交缠在一起。
“我没有心情陪你玩游戏,”他埋怨着,并没有多少幽默感,“你把我带到这里,就是为了让我沉浸于某种你自己沉迷其中的病态快感。如果你对我抱着这种念头,我不会再留给你妄想的余地。”
音乐再次响起,但弗朗茨不再把注意力放在乐曲上。他凝视着弗里德里克,设法平复他的心情。
“看着我。”
谢天谢地,弗里德里克和他对视了,尽管神色疲倦至极。
“我把你带过来,是因为我知道你有多热爱意大利的那堆东西,”弗朗茨告诉他,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弗里德里克的颈侧,“我知道你喜欢和我,和任何不同意从你那张可笑的嘴里吐出的纤弱的话语的人争吵。”
弗里德里克正欲开口辩驳,但弗朗茨的手指正抚摸着他的下唇,用温柔的爱抚示意他闭嘴。
“你其实很不错,弗里德里克。”
他倾身亲吻了弗里德里克的唇角,仅仅是擦过他的嘴唇,却被对方回应时的柔软所引诱。
这已足够释放他的激情,同时,也足以使弗朗茨想起,他为何如此珍爱弗里德里克。
译者注:
关于歌剧演员玛丽·玛丽布朗(Maria Malibran),参见维基百科条目:https://en.m.wikipedia.org/wiki/Maria_Malibran

评论(1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