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oyenne Juliette

我同您说过,当心可爱的政治家。

【无授权翻译】米拉波的问题(Mirabeau's Problem)

米拉波的问题(The Problem of Mirabeau)作者:Rabbit
分级:Explicit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00823

简介:
马克斯需要灵感来思考如何处置米拉波。卡米耶帮了忙。

注:
For highfantastical.
I'm sorry, Maxime just slipped in and took over, but Camille is there! And Mirabeau is there... in spirit, anyway. Please forgive me, and I hope you like it anyway.

正文:
他信任卡米耶,总是如此。他清楚地记得对方压倒他时的重量,记得他手下的动作,全都如此熟稔,愉悦。他轻易地就为此温暖起来,他甚至还感到了一丝亢奋,从头到脚。卡米耶,一如既往地,迅速动作着,让他的手做着嘴唇的工作,倒像是个英国人。这说法逗乐了他,但他没有发笑。他感到自己正要沉入甘美的梦乡。他关于政治与进步的梦。
卡米耶把他推到在长椅上,滑到地板上,解开鞋上的搭扣,脱下鞋子,脱下他的裤子以及长袜以及亚麻织品。就像为情事做准备,他想——然后意识到的确是这样,千真万确,这要以他从来没想过的方式进行。他微笑着让卡米耶这么做了,他正想着米拉波,想着逃离他,抓住他,让他远离的最佳方式。没有暴力,当然了。他什么也思考不了,但这只是暂时的挫折。卡米耶正跪在他的两腿之间,他那白色的浪峰在唇间消失,之前这只是手做的事,现在已经截然不同了,但并不令人不悦。他正想着米拉波——不是吗?他必须不再去想米拉波,也许,甚至摧毁……他不希望/摧毁/米拉波!他只是想……
有时就是如此。他深深地叹息,带着挫败感与某种快感。随后他变得冰冷而孤寂,因为卡米耶仰起头看着他,他的嘴在微笑而不是舔舐他,而他——好吧,冰冷。他呜咽起来。卡米耶用呢喃与手指的温暖碰触安慰他,但依然有些冷,因为卡米耶的眼神变得晦暗,而马克斯无计可施,就像米拉波,该死,该死的米拉波,他该下地狱。
卡米耶靠近了长椅,拉开了马克斯的腿,现在他正跪在马克斯的腿间,而马克斯在想卡米耶是在何时解开他的裤子的,他惊异于两人之间的喷涌的液体,他还希望他看起来并不像自己所感觉的那么蠢——他觉得自己笨拙而愚蠢——但他觉得当卡米耶亲吻他的时候这无关紧要,当他把舌头探进马克斯的双唇时,他看上去蠢不蠢都无伤大雅。至少,他这么希望。
他还没有准备好,就感到了被侵入的剧痛,但他只觉得这种感觉很是新奇!他用腿缠住卡米耶的腰——他看上去很想要。他闭上眼睛,让头落回去。他终于可以清晰地思考了,因为他事安全的。他这么想,在他的思绪中闪现——他的计划——像是微小的士兵和就绪的武器那样排列整齐。他他厌恶地拿起那些武器。他憎恶暴力。他想他永远不会让丹东对他做这样的事情,为了相同的原因。丹东如此无情,他如此残忍——马克斯想知道卡米耶是否曾允许丹东对他做同样的事。他也不想知道。如果卡米耶做了,丹东也许会告诉他,带着与之匹配的残酷。他会灰飞烟灭。在厄洛斯的房中,阿拉斯的小蜡烛应该掩护好自己的火苗。
丹东也许会嫉妒,因为卡米耶。这个想法不加遮掩。他不愿意去深思。他的嘴唇贴着卡米耶的颈侧,皮肤光滑,带着奶香与薰衣草的气息。他的身体被弯曲成奇怪的姿势。他在想自己是否应该看一看,又决定还是不必费事了。他的身体正被卡米耶掌控着,卡米耶会照管好它的,无论如何,他似乎更明白该怎么做。
他笑了——他让卡米耶看见了他的笑容——然后他又去思考其他的事情。
他想,一切结束之后,他也许知道该怎么处理米拉波了。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