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oyenne Juliette

我同您说过,当心可爱的政治家。

【无授权翻译】练习曲(Études)

练习曲(Études)
作者:misura
分级:General Audiences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00669
简介:
内容包含“李斯特论肖邦”“弗朗茨·李斯特的秘密日记”以及其他部分。
正文:
肖邦论李斯特:
“可是他为什么有那么多副手套?”
来自弗朗茨·李斯特的秘密日记:
今天被女乐迷们撕裂的手套:36只
巴黎手套制造商愿意接受的单只手套:0只
显然,是时候开启戴两只不同手套的风尚了。
李斯特论肖邦:
“可是当我告诉他戴不同手套是时尚潮流的时候,他为什么拒绝相信我?每次我给他潮流资讯,他都不理不睬。”
论卡米耶·圣-桑:
“世上最伟大的风琴手,不错,但他为什么要弹钢琴?”
“我知道,对吗?”
论肖邦的钢琴技术:
“那是台钢琴,不是你的头发!”
论肖邦的钢琴技术(2):
“我的朋友,人们看到你弹琴就想……想亲吻他们的伴侣,不伸舌头,只亲脸的那种。”
“……”
“当人们看我弹奏,他们只想着激情!灼热的爱恋!以悲怆结尾的浪漫史诗!”
“……但是我只想戴全手套,行吗?”
“嘁。”
论肖邦的钢琴技术(3):
“奏响钢琴的到底是你,还是风呢?”
来自弗朗茨·李斯特的秘密日记:
肖邦被女乐迷们撕裂的手套:0只
我被女乐迷们撕裂的手套:41只
肖邦在抽屉里依旧成对的手套:17只
我在抽屉里依旧成对的手套:3只
手套商还是那么固执。Am v.vexed re:glovemakers.[sic]
即使这样,我还是最美的。以及:最优雅的,最迷人的,最绝妙的,以及其他,等等。
论罗马音乐:
“——并不是因为我不敬重上帝,或者圣徒什么的。我忘不了圣徒们。没有人能像圣徒一样死得那么戏剧性。一群了不得的家伙(buggers)。”
“我相信我能弹几首关于圣徒的曲子。”
“好吧。可是,你知道,有时候,一个人只是想写点关于某位玛利亚小姐的曲子,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我确定有好些可爱的姑娘正忍受着那个名字呢。”
“她是怎么爱上那个人的,他的父亲那么讨厌她的父亲,而他们不能把他们的恋爱告诉任何人,简直就像罗密欧与朱丽叶,但这样更妙。这儿还有歌声。”
“你有没有考虑过把事情弄得简单些,就像,你好呀,玛利亚,今天真高兴见到你。今天的天堂是不是看起来更迷人了?感觉怎样?”
“哦,不,无聊透顶。我是说,这样哪里有激情呢?”
讨论李斯特的技术:
“我的朋友,我坐在火车上时,每每感觉全身的骨头嘎吱作响,就像灵感被倾注进我灵魂的每一寸。这应该就是音乐的模样。要热烈!要巨响!要让人无法自拔!”
“我宁可步行。”
来自弗朗茨·李斯特的秘密日记:
在罗马的时候,多次有人把内衣抛向我。但这只是意外而且我那时根本没有弹钢琴也没有弹别的什么而且他的头发看起来糟透了而且我听到一些荒诞的谣言比如我亲爱的朋友肖邦被某荡妇缠上了,考虑到连我都没有被荡妇盯上,这就肯定不是真的了。
必须要好好想想如何利用手套,它们已经不能戴了。以及:必须去找一个有更多荡妇的地方。我十分怀疑罗马是否存在这样的姑娘。
肖邦论李斯特:
“喧闹。格外喧闹,夸张而戏剧化,但确实不错,我这么想。如果你喜欢这类事物,这样的,好吧,我想我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但说实话,有时候我看着他,只会想:纨绔子弟,你快去找个房间吧(get a room),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李斯特论肖邦:
“毫不放荡,但还算温柔可爱,沉静到令人有些难以启齿的苦恼,因为我知道我比他在某些方面做得更好(就是,当然了),他非要只为那些认为你把手套递给他们只是想握手的家伙演奏,这样简直,有点,腻味透顶。”
来自弗朗茨·李斯特的秘密日记:
给!我!手!帕!
我是个天才。
我早就知道了。
肖邦论李斯特:
“我猜他应该是感冒了——我是说,他要拿一百条丝手帕做什么呢?除非他要转行去变戏法。哦,那就能让他安静点了,我想,除非他要在台上玩点什么花样。极有可能正是如此。真有趣。”
李斯特论肖邦:
“仍然毫不放荡。我的技巧丝毫不起作用。或者也许他只是在沉默中欲火焚身。我打赌就是这样的。的确,这方面他有待提高。”
关于《创世六日》:
“是的,我知道这是一片好心,但我还是觉得邀请那么多人有点太过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他们只是静静倾听的话,事情将截然不同。”
关于《创世六日》(2):
“塔尔贝格说什么?好吧,就这样——要不明天黎明决斗,要不就在这儿斗琴,就现在。谁输谁王八蛋,我叫了肖邦过来。”
关于《创世六日》(3):
“我的朋友,我为你的部分写了一小段终曲。我相信你不会介意的。不论如何,这部曲子应该是团队合作的产物。而我只写了九段中的四段而已。显然这不足挂齿。我们需要震撼这儿的人们!要他们乖乖掏钱——这场音乐会到底是干嘛的?算了,管他呢。”
肖邦论李斯特:
[此处插入一幕欢爱场景]*
肖邦再论李斯特:
“如果他把弹钢琴用的力气花一半在做爱上……”
李斯特论肖邦:
[此处再插入一幕欢爱场景]**
李斯特再论肖邦:
“我说,我觉得他就是让我在‘观演’中当个幕后观众罢了。真失礼。除非,当然,所有人都走了,不,不可能。我只听见肖邦一个人在喊‘再来一个’,而他心不在焉。”
作者注:
*:承认吧:你正在思考,当你第一次读到“肖邦论李斯特”的时候。
**:因为但凡第一次让人觉得有趣的东西第二次就不那么有趣了。哦,好吧。

评论(5)

热度(40)